妙手回春-世界首例完全阴茎阴囊完全移植病人已能勃起

penis transplant 阴茎移植

根据海外的科技新闻网站报道,一位驻扎在阿富汗的美国大兵在被塔利班的伏击的战斗中为了抢救战友被暗藏的爆炸物所伤,下手被炸飞。这位大兵表示,当时就觉得时间停滞了,脑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不妙”。这位大兵失去的双腿、生殖器和部分腹部。

在此之前,只有一例在中国广州的案例是阴茎移植,不过就有是不成熟的技术,并发症出现,器官出现了坏死的状况,并且血液供应也不足,由于病人妻子的反对,在术后两周就移除了。(文后有详细的新闻)

尽管中国的案例不成功,但美国约翰·霍普金斯的整形外科专家还是相信,这位士兵是他们移植手术的理想人选,只要找到捐赠者就能进行手术。而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世界上又完成了三次阴茎移植的手术,两次都在南非而且还都是因为包皮手术引起感染而导致阴茎丢失的案例(割包皮还有这种风险···),此外一例发生在美国,因为阴茎癌变被部分切除后进行了一直,不过这些病例都没有这位美国大兵丢失的多,美国大兵是完全丢失了阴茎和阴囊,这个完全移植的手术,包括了阴茎、阴囊还有下腹壁,这是前所未有的。

00

总的来说,整个移植手术的器官重量重近5磅(超过2公斤),尺寸为10×11英寸(约25厘米)。尽管面临着在一个强大的显微镜下缝合数百条只有一两毫米宽的小血管的挑战,11位不同的外科医生进行了14小时的手术还是成功了。更重要的是,一年多以来,从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移植,医疗小组报告说,病人恢复良好,与器官及其重建的神经连接功能。

更重要的是,一年多以来,从这医疗小组报告了解,病人恢复良好,与器官及其重建的神经连接功能,以及可以期待的。研究人员在他们的病例报告中写道:“他勃起几乎正常,有达到高潮的能力。”。“他对移植的阴茎的轴和尖端有正常的感觉,并且可以定位触觉……病人站立时排尿,没有紧张、频率或紧迫感,尿液以强流排出。”尽管手术涉及阴囊移植,但研究人员在咨询了生物伦理学家之后,选择不移植捐赠者的睾丸。

“如果我们把睾丸也包括在移植手术中,接受者可能已经用捐赠者的DNA生下了一个孩子,”去年整形外科和重建外科的一个小组在《卫报》上解释说。“这个年轻人没有孩子,但对这个决定很满意。他没有恋爱关系,但我肯定他现在正在考虑谈恋爱。”病人的另一个独特的考虑是捐赠者的骨髓输注,这减少了士兵的免疫抑制药物需求(这有助于身体接受新器官)。目前,他只需要每天服用一片,研究小组希望随着医学的进步,他可以在“未来5到10年内”完全不用这种药物。这是否最终会发生还不得而知,但完全清楚的是,这一不可思议的程序已经显著改善并恢复了这位年轻老兵想要过的生活。

医生们说,他现在全日制回到学校,靠假肢独立生活和行走。研究人员解释说:“他报告说自我形象和‘感觉完整’再次得到改善,并表示他对移植手术及其对未来的影响非常满意。”。对于一个曾经承认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把自己看成男人”的病人来说,他又回到了正轨。“我不后悔,”他告诉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这一发现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Jimmy觉得由于伦理问题,不移植睾丸,那么这位大兵还是不能传宗接代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用了捐赠者的睾丸,生产出的精液中DNA究竟是谁的呢?

给大家补充一个首例阴茎移植的手术新闻:

全球首例成功的阴茎移植于2006年9月在中国广州完成。患者是一名44岁的男性,因事故导致其阴茎大部缺失。阴茎供体则来源于1名脑死亡的年轻男性。患者妻子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手术完成15天后阴茎被移除。

2004年冬天,中国广州一位44岁的男子遭遇了一次意外事故,致使阴茎严重残缺,不能站立排尿,性功能更是无从谈起。为此,广州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胡卫列特意组织多位专家,反复进行研究讨论,积累了相关的数据和经验,做好了手术前的先期准备工作。胡医生说:“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阴茎可是传宗接代的命根子,被看成是男性的标志性器官。”在病人及其配偶的强烈要求下,胡主任手下的工作小组决定开创国际先例,接受这一高难度挑战。

广州军区总医院的伦理委员会也对此开放绿灯。经过一番周折,移植工作小组选定一名脑死亡的23岁男性为供体,并获得了死者父母的首肯。

被齐根切下、保存在4摄氏度液体中、10厘米长的供体阴茎终于有了新的位置。在一份名为《欧洲泌尿外科学》(European Urology)的著名的医学专业期刊中,胡卫列及其同事兴奋地写道:“我们在此介绍世界首例采用外科显微技术、并取得成功的同种异体阴茎移植手术。”

手术持续了整整15个小时。医生在高倍显微镜的帮助下,找到患者阴茎残端的动、静脉血管和神经,并一一完成吻合对接。最后,患者的血液缓缓流入新植入的阴茎内,苍白的阴茎开始充血、红润,手术宣告成功。十天之后,医护人员取下了导管,病人毫不费劲地排出了尿液。

事情本应到此为止。来自中国的庆功报告发表于去年十月,直到今天,人们还能在互联网上找到相关报导,仿佛过程曲折、结局美好的电影散场,银幕上出现的一个大大的“完”字。类似的高难度动作还有去年12月法国外科医生施行的“变脸”术,尽管不是全盘变脸,但也是人类在面部移植技术上迈出的关键性的一步。

然而,不同以往的是,胡医生此次缝合的是一段异体阴茎,技术上可行,心理鸿沟却难以逾越。

伦敦皇家学院的移植专家Andrew George曾经在英国《卫报》上发表文章,认为“阴茎移植不应比其它类移植手术更为复杂。”实践检验真知,事到如今,医学家们不得不承认,更大的排斥力量来源于心理。

受体对于移植物的反应出乎了胡医生及其医疗团的预料之外。无论患者本人还是其妻子都对来自陌生人的这一器官怀有异乎寻常的抵触情绪,以至于引发了严重的心理问题。手术两周后,主治医生尊重病人的意愿,再次切除了移植成功的阴茎。

对于医生们来说,这依然是一次失败。他们又给《欧洲泌尿外科学》寄发了一份后续性报告,其中提到:“术后发生的事情实在超出了我们和患者的想象力。这毕竟是世界上史无前例的一次尝试。”

事后的一份分析报告表明, 移植器官的血液循环状况良好,且并未发现任何生理排斥反应。但医疗工作者指出,“移植阴茎勃起后的形态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受体心理上的反感。”

类似的情况也曾发生在世界首例手移植患者身上。50岁的新西兰人Clint Hallam将陌生的“新手”描绘为“令人厌恶的、衰老的”,并请求医生将之拿掉——这件事曾经在媒体引发了轩然大波,并激发了美国作家John Irving的创作灵感,写出了新书《第四只手》。在这本小说里,捐献这只手的死者遗孀和接受移植的患者之间演绎出一段感人的恋情。

经验丰富的法国面部外科医生Jean-Michel Dubernard认为,心理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了移植手术能否真正成功。以色列外科医生Yoram Vardi在一篇同样刊载于《欧洲泌尿外科学》的评论文章中写道,如果在移植手术前后平行开展辅助性的心理治疗,这段已经缝合好的阴茎不至于又被切掉。人们应该从该案例中吸取教训。

2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移植后还有性功能吗?这很重要

  2. 狩猎开始了!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